茯苓半夏

我远远赶去,那时她已从病床转回家,我上前几步,道,外婆,除此以外,我不知该说什么,她道,这么晚了,我们都不放心,我笑着,却不敢说什么,有人道,既然琪琪回来了,心放下了,那你也赶紧睡了,我只在一边看着,她应着,人缩成一团,好似已睡着了,
二日早上,我去问安,有人问她,知道这是谁吗,她说,阿远你怎么还没走,快去上班了,我心中一阵苦涩,那人笑骂道,这是你亲孙女,真是老糊涂了,人刚上大学呢!她的眼张张合合,哼哼几声,我不敢多呆,随着照顾声忙去了外间,
只请了两天假,不敢多呆,便与她告别,告诉她元旦还去看她,她的手很暖很暖,暖的有些烫人,我不敢躲闪,任她牵着,她说着话,我没听懂,别人告诉我说,太远,忙,就别来了,我笑着道,怎么忙,只是琐碎罢了,下次我还来看你,我还想说,你可得等我到元旦啊,但是我不敢,她放开我的手,叫我快走,我走了。只在一周后,爸妈与我更少联系,我心中蹊跷,问去,妈只说外婆已去了,再几日下葬,她说我课排着来也不便,便没告诉我,心中有些空,那时刚下课,出了楼看见甚好的天空,看着看着,忽然便笑了,对她对我们来说,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

在镜子里看到脸颊微陷的自己,想想下次要让母亲告诉外婆我又瘦了,转眼之间呼吸有些微滞,似乎我再没有机会再真真实实的见她

只听得你唤我,我转过头,就看见你,依然是那副白衣鲜马,风姿卓然,我望着望着,便忽然笑了,笑着笑着,流下了一滴前世的泪

我不怕孤独,只怕别人眼中我的孤独

我想去内蒙的大草原
去感受天地相拥的辽阔
想去遥远的拉萨
轻吻前往朝圣的道路
想去异地情调的湘西
来一次跨越千年的重逢
想要做一个美梦
在心爱之人的怀中

想要触碰
却又怕疼
于是抖着刺悄悄试探
受了一身伤

多一分
浅一度
游离于人事
行走在大街
孤身一人
名为寂寞

跑过快红灯的路口 我们大笑着一起回头
不用刻意做些什么 两颗心就会漫出来快乐
想起来怎么像梦 小的美好大的感动
是过了多少个秋冬 沦为下片的电影 只能重播怀旧

我们是两颗会痛的石头 猛烈冲撞后裂了缝
永远都不会懂什么叫认错 还想爱却调头放手
心疼你是颗会痛的石头 想要抱住却混乱沉默
倔强的表情里闪过了失落 你的泪 让我痛